首页 行业动态

刘厚诚:植物照明的关键在于农业与照明的高效配合

阅读次数:283 添加时间:2018/7/11 10:11:28  作者:dgyadmin

阿拉丁照明网

  《2018阿拉丁照明产业调研白皮书》自6月「阿拉丁论坛」首发以来,得到行业的高度认可和强烈反响。这是100+名重磅行家的倾心之作,涵括了最前线的调研,睿智理性的分析,前瞻性的趋势预判。不仅汇聚了照明人创新性思维和前沿智慧,也呈现了LED照明行业在跨界融合中的真实发展状态,为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更具价值的参考和战略性的发展思路。

  而华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刘厚诚教授作为此次白皮书植物照明领域的总顾问,协同行业代表和各界力量,共同走访调研并领衔撰写白皮书,推动照明产业的健康发展。刘厚诚教授在接受阿拉丁新闻中心记者采访时表示,农业照明发展的关键在于怎么把光用好,在于农业与照明的高效配合。

刘厚诚教授向记者介绍植物工厂

  阿拉丁照明网:请问您如何看待植物工厂的发展?

  刘厚诚:植物工厂作为设施农业的最高形式,具有很多优势,特别在产品的质量和安全程度方面会有更高的表现。所以它能够提供最安全最优质的蔬菜,也是目前大家对此关注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植物工厂的发展受到了各界的重视,国际上的发展市场都很广阔,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的英国、荷兰都有很大的发展。在亚洲有日本,韩国、台湾。中国大陆现在也发展得非常多,而且越来越多的资本也在介入。根据一些机构预测,植物工厂将有很大的增长,可见这是一个很好发展的产业,LED成本如果可以降低,植物工厂也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华南农业大学植物工厂实验基地

  阿拉丁照明网:您觉得目前植物工厂应该主要解决哪些问题,才有可能实现盈利?

  刘厚诚:提高盈利一个是降低成本,另一个是提高附加值。只要管理好,找对市场,盈利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目前,阻碍植物工厂盈利主要还是运行成本和建设成本。

  建设成本里很大一部分就是灯的成本,植物工厂中LED灯的用量非常大,随着LED不断的发展,成本也在降低,植物工厂的造价也会随之下降。

  而运行成本中接近60%是电费。令人欣喜的是,最近不断有高光效的植物照明芯片推出,这将直接导致电费下降,植物工厂的总体运行成本也会随之降低。同时,我们正在做的科研项目,提高把光转化成生物产量的技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用更少的能耗来生产更多的蔬菜,也可以把生产成本降下来。

  当然,还是希望能够争取国家对用电的支持,希望政府用政治角度来战略性支持植物工厂的发展。如果以家用电费计算,植物工厂的运行成本相应会下降很多,这将会直接促进植物工厂的蓬勃发展。

  另一方面是相对成本。如果我们生产了一些高附加值的产品,那么它的盈利空间就会比较大。

  同时,我们需要在业界做一些工作,让更多的消费者意识到植物工厂的蔬菜价值,引导消费者,打通植物工厂输出通道。

  阿拉丁照明网:目前市场上出现很多冒尖的植物工厂,你觉得运行比较好的有哪些?它们各自的特点是什么?

  刘厚诚:中国真正商业运作的有深圳的喜萃,在国内也是比较早比较大的一家植物工厂,它的产品已经在高端的超市有销售了。虽然他们的整体盈利不是特别理想,但至少在市场上被大家认识到了。

  另外一个是富士康,他们已经建成了5000平方的植物工厂。还有中科三安,在国内是面积最大的植物工厂,现已达到10000平方,他们瞄准了国内的一些高端超市和市场,虽然盈利状况不太理想,但这也正是发展当中需要克服的情况。

中科三安植物工厂

  所以我认为,市场在前期是需要经过一个培育过程的,虽然可能有些难度,但随着技术的发展,市场的逐渐成熟,市场的盈利会有更加明显的改进。现在也有一些其他领域的企业正在努力把成本降低,比如一些工业企业,他们对成本的控制做的比农业企业好,例如浙江的星莱植物工厂。目前在国内比较大的植物工厂就这几家,虽然盈利不好,但是大家都很看好未来发展走向。

  阿拉丁照明网:照明对植物工厂的发展有何影响?它未来的发展趋势如何呢?

  刘厚诚:植物工厂的条件下,所有的光来源于LED,可见植物工厂的发展与LED密不可分。早期的植物工厂都是用荧光灯,而现在用LED替代荧光灯就已经从光效、能耗上跨越了一大步。同时,随着研究的推进,我们筛选一些特定的光谱,找到合适的光照强度和光照时间,这样植物工厂的效率也会大大提高。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植物照明的灯具要求更高。如果要种植一些高附加值的农产品,它们对光的需求,对光谱强度的需求也有所差别;另外,随着一些新品种的出现,可能也会对照明产品提出新的要求。这样的需求会促使植物照明的厂家开发新的产品,新的产品出现同时也会带动植物工厂的发展。两者相辅相成,植物工厂植物照明起到引领作用。

  阿拉丁照明网:目前植物照明光源面临什么问题?

  刘厚诚:植物照明对LED光源的发展密不可分,跟普通照明最大的区别是被照物是植物,是“非视觉照明”,跟传统评价的照明体系不一样,特别是应用的植物种类特别多,不同植物对光的需求也不一样,植物照明的复杂性比商业照明的复杂性要更强,对光源的要求也会更高,要求光源的种类特异性要更强一些。

刘教授实验基地种植的蔬菜

  阿拉丁照明网:您认为农业光源、农业照明真正的突破点是哪里呢?

  刘厚诚:农业照明最大的问题就是面临对象复杂,农业照明跟其他照明的相比,难点就在于它的复杂性。跟其他农作物的生产的环境结合,包括栽培、温度、水的管理等等,一系列都要配套,所以农业照明需要更多使用指导意见,不是把光、把灯具做出来就行了,而是怎么把光用好,这个才是关键。

  要针对不同的植物进行指导性意见,农业照明推广的难度也在这个地方。植物照明是个跨界合作的领域,是照明企业和农业的结合,需要农学和照明的高效配合才能促进产业的发展。

  阿拉丁照明网:您目前研究的领域有哪些?取得了哪些进展?

  刘厚诚: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 植物工厂生产技术 已掌握可以产业化应用的植物工厂生产技术,包括品种选择、营养液配制、光环境配置等;

  2. 蔬菜全人工光和补光育苗 已掌握全人工光环境下蔬菜壮苗培育技术、育苗大棚LED补光技术;

  3. 提高蔬菜保健功能成分的LED补光技术 已掌握提高蔬菜(叶菜、番茄等)抗氧化活性成分的LED补光技术。

  阿拉丁照明网:作为《2018阿拉丁植物照明产业调研白皮书》的总顾问,您如何评价这次调研的结果?还有哪些方面可以改进?

  刘厚诚:白皮书从光源开始,从芯片到封装,到灯具,然后到应用,我们都选取了一些有代表意义的企业进行调研,调研组也在植物照明领域各个环节选了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来进行调研,他们在植物照明领域都有较深的领悟和见解,期望这次调研能对目前中国植物照明的发展的现状有初步清晰的了解,并发现其中一些不足的地方,为中国植物照明的产业发展提供有用的信息,这个也是我们白皮书的主要目标。

  同时,白皮书也把植物照明各个环节的现状用数据展现了出来。首先,我们把植物照明相关环节的现状整理出来,这对于加入植物照明的LED企业来说是更有帮助,能够让他们更好地了解植物照明这个领域,同时也呈现了很多照明方面的东西,为植物工厂提供更多信息,因为植物照明是在照明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照明行业有一些新的技术可能为植物工厂提供新的借鉴。

  白皮书是一个团体合作的结果,大家对植物照明有比较深的了解,将植物对光的响应,光的需求,对光源、灯具的应用进行深入探讨,将这些观点能够呈现给大众,也是起到抛砖引玉的结果。希望大家能多了解植物照明,促进植物照明有更好的发展。

 





版权所有:南京工业大学电光源材料研究所 |地址:南京市鼓楼区金川门外5号